(韩玲在介绍扎染作品。)

  好不容易从车祸置换左腿髋关节的伤痛中走出来,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石河子市八一毛纺厂熟练技术能手韩玲没想到,第二年,又一场车祸降临了。
  那是1989年,25岁的韩玲到伊犁出差,乘坐的汽车路过山体险峻的果子沟时,被货车撞到山下,她在树杈上昏迷了两天两夜才被找到。躺在病房里,医生告知要一辈子坐轮椅,韩玲心想,活着没有意义,还要拖累父母,好几次都想提前结束生命。
  性格开朗的父亲鬓角瞬间白了,但连续一个月开导女儿。接着是右腿髋关节置换术,毕竟不是自己的骨头,一旦康复训练不成功,就得一辈子坐轮椅。逐渐恢复自信的韩玲下了狠心,别人锻炼两个小时,她就练4小时,腿伸一下就非常疼痛,康复训练中,甚至把医师的脖子都抓烂了,还曾昏迷6次。所幸,结果不错,虽然走路一瘸一拐,但韩玲终于可以摆脱轮椅了。
  第一次接触扎染,韩玲就被这种民间工艺独特的魅力深深地吸引住了。手工扎染有100多种技法,即使同款,也不可能出现一模一样的图案,尤其是扎染花,即使织物上有成百上千朵花,染出后每朵花的颜色也各不相同。每次解开绳子看到斑斓的图案,都是韩玲的幸福时刻。
  1996年,韩玲所在的八一毛纺厂下属分厂皇冠帽业有限公司停产,后进入福利厂每月领取生活费。韩玲毕业于西安纺织学院,她不愿放弃专业,就用自己所学的扎染技术,在自家一室一厅的住房里开始了扎染事业,为左邻右舍染点衣料,增加一点收入。
  那时,鲜有人掌握羊毛扎染技术,学习纺织印染专业的韩玲开始潜心研究,染料味道刺鼻,她常常是流着眼泪做试验。
  每当染色时,房间里就弥漫着刺鼻刺眼的酸碱气体,她只能把年幼的孩子送到姥姥家。家里大锅小盆被酸碱腐蚀坏了十几个。每天守在高温中,泡得面部粗糙通红,走到人前,也是一身的颜料酸碱味。就这样,韩玲一直坚持着,在无数次的试验、摸索中,凭着这股坚韧钻研的劲儿,她攻克了羊毛扎染的技术难关,扎染技艺不断提高。
  2003年8月,韩玲远赴广州参加全国第二届残疾人职业技能竞赛,获得了扎染竞赛第一名,被授予“全国技术能手”称号。同年11月,她还代表中国参加在印度新德里举办的世界残疾人作品展览节。
  在印度,扎染的比赛项目是在一块2.5米长的白布上制作当地妇女穿的沙丽,了解了印度文化后,韩玲用6个小时时间扎染出《花蝶》,沙丽中间是展翅欲飞的蝴蝶,周围是炫丽的满地花卉。作品获得大奖,展出后立即被外国人订购。交流环节,日本人找到了韩玲,请求制作一条扎染和服腰带,印度人请求扎染一条喜马拉雅山羊绒围巾,韩玲没有拒绝,同样拿出了令人赞叹的作品。
  两年后,八一毛纺厂政策性破产,韩玲作出了一个令家人无法理解的决定,用买断工龄的钱和向亲戚朋友借的钱,在有污水处理设施的西工业区租了一间100多平方米的染色工房, 在石河子市西一路租了一间40平方米的门面房,开了一家“奇异扎蜡工艺品店”,聘用两名下岗女工和4名残疾妇女,专门销售自己生产的扎染围巾。
  为了打开产品销路,韩玲开始学习市场营销,她关注各种博览会,为产品寻找宣传和销售的平台。“我的扎染产品很有特色,加上诚心诚信经营,很多办会单位都采购我的产品作为纪念品,少则十几条,多则几百条。就这样,小店生意日渐兴隆”。
  2008年6月,韩玲的作品在首届“新疆妇女手工艺品巧手展示大赛”荣获二等奖,她先后在喀交会、乌洽会、浙江义乌博览会等展会上展示产品,也看到了广阔的市场。
  自己的日子过好了,韩玲开始关注周围残疾人的生存状态。每年全国助残日,韩玲的公司都会捐出一笔爱心企业捐助。有一年,一位4根手指被切断的男人找到韩玲,“为什么今年不给我捐助?”
  “为什么给你?你特别困难的时候给你可以,现在你有劳动能力,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挣钱!”韩玲说。
  “你又有荣誉又有钱,就应该帮助残疾人!”男人不依不饶。
  “残疾人里比你困难的还有很多,这些钱是要帮助更需要的人!”韩玲也没有退让。
  这件事让她开始反思,“捐赠只是帮一时,残疾人的心灵依然贫穷,要提高残疾人的素质,就要给他们一门技能。”
  韩玲发现手工艺行业非常适合残疾人在家就业,于是,就在厂里办起了免费的手工培训班,企业先后被各级残联、妇联命名为扶贫助残基地、残疾人创业基地。先后有上千名残疾人和下岗失业人员参加培训,有学员凭技术挣到第一笔上千元的收入时,激动地流下了眼泪,“我们竟然可以不出家门,用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了”。
  为了让残疾人更加自信,2016年,韩玲组建了一支特殊的模特队,队员中有聋哑人、毁容者、矮小症患者,高矮胖瘦不一,有的完全听不见,训练的困难程度可想而知。知名的模特培训老师樊丽君担任义务指导老师,带领残疾人练形体、走猫步,在当年的助残日活动中获得第一名的好成绩。
  自卑的张春艳也是模特队中的一员,“活了半辈子,我终于享受到了当女人的美好感觉。”得知自己可以上场,她挑选了好几套颜色艳丽的套装,全是她从没尝试过的颜色,最终选定了一套大红的秀禾装。舞台上袅袅婷婷的样子,让张春艳觉得,“现在才真的在活着!”
  如今模特队已成立3年多,每周固定时间训练从未间断,残疾队员一个个体态端庄、不卑不亢、落落大方,和以前相比都有很大变化。
  虽然诸多荣誉加身,55岁的韩玲谦逊的处事风格始终没变,她说,“我认为我是个匠人,匠人不仅是要传授手艺,更要向社会传递耐心、专注、坚持的精神,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,和更多的姐妹共同进步。”
  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 王雪迎 文并摄 来源:中国青年报